楚天金報訊 (記者劉大家攝)
  本報今日起推出“行進荊楚·精彩故事”大型主題報道,記者深入一線,展示我省經濟發展巨大成就及普通市民幸福生活。首篇聚焦武漢地鐵建設者——
  圖為:負責盾構的工友們,還要清理黑乎乎的盾構泥渣
  □文/本報記者解鴻震 圖/本報記者劉大家
  地鐵1號線、2號線、4號線一期……在江城武漢,許多人正享受著地鐵帶來的便捷。12月28日,隨著4號線二期開進漢陽黃金口,武漢三鎮將全面步入地鐵時代。行路不忘修路人,目前,身在江城地下,為5條在建地鐵施工的一線人員,至少有上萬人。他們身上發生的故事,也折射出大武漢的美麗巨變。
  連日來,楚天金報記者來到第一條穿越漢江的地鐵3號線宗關站工地,下到40多米深的地下隧道,採訪了4位從事盾構機不同崗位的勞動者,聽他們講述地鐵建設背後不為人知的那些事。
  60後——
  隧道內沒手機信號
  “只能晚飯後給孩子打電話”
  姓名:王雪峰
  年齡:45歲
  籍貫:陝西
  工種:盾構機註漿工
  地鐵隧道的弧線,看上去很漂亮。而在盾構機作業時,需要邊盾構邊註漿,為剛盾構的隧道“塗上防護層”。這就是王雪峰要乾的活。這個崗位非常關鍵,質量好壞,直接關係到隧道是否會沉降或漏水。
  由於地質不一,盾構機速度也快慢不一。這就要求王雪峰必須控制好註漿壓力,保證註漿管道暢通,並實時調整註漿速度。
  儘管王雪峰在工友中算年齡大的,但他學習勁頭一點都不小。去年3月,他剛到4號線二期越江盾構工地時,跟小他七八歲的師傅,學了兩個月,就能獨立操作。
  吃苦耐勞、勤奮好學的他,還是位細心慈愛的父親。大家早上7點就出門,隧道內又沒有手機信號,中午也出不了隧道,他只能選在晚飯後,趕緊給老家的孩子打電話說幾句。“不能說多了,怕影響孩子寫作業、睡覺。”王雪峰說。
  70後——
  2號線穿江後不願離開
  “我是湖北人,我要留在武漢”
  姓名:周鋒勇
  年齡:38歲
  籍貫:湖北孝感
  工種:掘進班長
  掘進班長,是盾構機內多道工序、十幾個人的現場負責人。
  1994年,周鋒勇高中畢業,做了一名民辦數學老師。2006年,經老鄉介紹來漢,在“萬里長江第一隧”長江公路隧道,做管片吊裝。完工後,2009年1月,他又隨工友們進入地鐵2號線盾構越江工地,學習註漿。
  周鋒勇說,2號線隧道穿越長江後,很多工友去了南京地鐵工地,但周鋒勇捨不得走,“我是湖北人,我要留在武漢”。2012年9月,他開始第三次掘進長江——進行4號線二期過江隧道盾構施工。學習能力較強的他,這時成了掘進班長。
  9年來,工資呈上漲趨勢,周鋒勇粗略算了下,共掙了30萬元辛苦“地鐵錢”。“家庭條件在不斷改善,但陪家人的時間太少了,有時候忙得春節都回不了家”,周鋒勇告訴楚天金報記者。
  80後——
  在上海廣州坐過地鐵
  “地鐵越多,代表城市越發達”
  姓名:韓新亮
  年齡:26歲
  籍貫:河南
  工種:盾構機司機
  記者昨日見到韓新亮時,他正在宗關地鐵站左線,安裝調試另一臺盾構機。目前,不到兩個月,右線已掘進105米,正是左線開始錯位掘進的時候。
  2009年9月,韓新亮從沈陽地鐵工地來到武漢,在2號線越江盾構中,學註漿,開盾構電瓶車。2013年5月,他在4號線二期越江盾構中成為盾構機司機。一次,韓新亮在工作中突然發現儀錶數據異常,開始還有些慌,但瞬間他鎮定下來,推測可能是註漿管路堵住了。當時管路已達上千米,究竟是哪一段堵了?後來,根據分段壓力數據變化,初步判斷出堵點,再將相關閥門打開,原來是一塊大石頭卡住管道。早年打工,韓新亮曾去過上海、廣州,坐過不少地鐵。在他心裡,地鐵越多,代表著一個城市越發達。
  90後——
  工作太忙只能網戀
  “第一次見長江就在江底工作”
  姓名:雍紳玉
  年齡:21歲
  籍貫:甘肅
  工種:盾構機電瓶車司機
  在工友中,雍紳玉年齡最小,但卻是科班出身。他高中畢業後,進入洛陽中鐵隧道集團職工大學,學起了盾構應用與維護。去年4月,他一來到武漢,就進入4號線二期,做盾構機電瓶司機。盾構中所需的管片等材料,全是他開著“小火車”運輸。
  “書本上學的,跟實際操作,確實存在差距。”剛上崗,雍紳玉還真有些發怵。不過,在師傅的指導下,他很快就適應了,因為他下班後,還會纏著師傅問這問那。
  “想不到第一次見到長江和長江大橋,就會在江底下工作。”雍紳玉有些自豪地說。
  由於工作太忙,作為90後,雍紳玉做了件在工友們看來“非常出格”的事,那就是網戀。他跟一位甘肅老鄉網戀後,每年見面一兩次。“網戀時間長了,有時乾脆就打電話多聊聊。”雍紳玉向楚天金報記者這樣說。
  ■ 業餘生活
  網上下電影 偶爾打打球
  在盾構機內工作的20多個人,午餐和晚餐全在艙內。遇有機器保養,他們才能正常下班。晚飯挑個可免費上網的小酒店,邊吃飯,邊往手機上下載幾部電影。偶爾也會去附近學校操場,打打球。
  ■ 工友心聲
  希望市民送上的是微笑
  工作再苦,大家都能忍受,唯一不悅的就是,部分市民對工友們不解。在4號線二期越江盾構時,大家要經常在鐘家村上公交車,前往武昌。“怕弄髒了座位,我們有座位也不坐。但就是這樣,還是有少數人向我們指指點點。”周鋒勇說,“希望市民們能多給我們一點微笑,就夠了”。
  ■ 地鐵生產者
  4號線二期首用漢產地鐵
  即將通車的4號線二期,將用上一部分黃陂產的“木蘭號”地鐵列車。今年5月16日,首列武漢造地鐵列車,在武漢北車長客軌道交通有限公司正式下線。“作為武漢人,能參與到‘木蘭號’的製造,我感到非常驕傲!”23歲的公司職工胡晨這樣說。未來,武漢北車長客基地還會將漢產地鐵車出口海外,實現“武漢造車,世界坐”。
  (原標題:圖文:40米地下掘出江城美麗巨變)
創作者介紹

餐廳傢俱

ke41keazz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